当前位置:首页 > 馆员风采

馆员风采

饶宗颐:导夫先路的敦煌学大家

——读饶宗颐先生敦煌学论著的几点心得

信息来源:光明日报作者:樊锦诗
发表时间:2020-01-22
字号:/

    饶宗颐先生是海内外景仰的汉学泰斗,其治学广博深湛,横无际涯,广泛涉及古文字学、敦煌学、考古学、金石学、历史学、古典文学、词学、音乐史、艺术史、中印关系史、宗教史、楚辞学、目录学、方志学诸方面,即使在敦煌学领域内,先生也同样是精深广博,像我这样浅薄孤陋者实在没有资格、没有能力评论饶先生。十多年前,荣新江先生曾发表《饶宗颐教授与敦煌学研究》,对饶先生在敦煌学研究领域的多方面成就予以评述。近些年来,学术界也有一些学者从不同角度总结、论述先生治学的成就、风格、方法。

  一

  我多年来认真拜读饶先生的论著,对有关敦煌学研究的一些篇章,更是多遍拜读,不敢说都能读懂,但每次阅读,都能获得启发和教益。先生生于书香门第,幼承庭训,家学渊源深厚。中年之后长期生活于香港,再加上在亚洲、欧洲和美洲多地游历、研究和讲学,培植出会通古今、融会中西的学术大师风范。先生治学之广博,研究之深邃,远非一般学者能够望其项背。但如果深入研读揣摩先生治学的门径、方法,特别是认真总结先生的治学精神,或可从中得到一些供后学师法、借鉴的有益启示。

  先生对学术始终秉持着一份深厚的敬意与真切的喜爱。先生出生于潮州望族,家饶资产,本可以过富足优裕的生活,但先生却选择了清苦的学术之路,数十年致力于国学研究,念兹在兹,乐此不疲。究其根源,就在于先生对祖国的历史文化始终怀有一种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先生近年谈及自己选择敦煌学研究的志愿时曾说:“我觉得在敦煌出土的经卷之中,不单包含了宗教上的资料,其他像中国中古时代的政治、社会、经济、文学、艺术等方面,都蕴藏着大量的资料。其中有待研究的还有很多很多。故此,我在这方面曾经做过不少研究,我更希望有更多现代的学者能够继续在敦煌资料之中,发掘出新的研究方向。”表明先生充分体认敦煌藏经洞出土文献对于中国中古时代多学科研究珍贵而重要的价值,因而数十年来对敦煌学研究倾注心血,不遗余力。先生不仅躬亲耕耘于敦煌学园地,而且通过在香港举办敦煌学国际学研讨会,在香港中文大学成立“敦煌吐鲁番研究中心”,在香港开展敦煌学术研究计划,延揽大陆学者到港从事敦煌学专题研究,将十余种敦煌学研究成果编辑出版丛刊,并编辑敦煌学专门杂志等,大力推进敦煌学的发展,也使先生成为国际敦煌学的有力推手和卓越领袖。“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是先生很喜欢的一幅自撰的对联,从中可见先生立足学术以追求不朽,独立自由以追求大智慧的高远情怀。

  唐观音菩萨白画

  敦煌写卷S.5556曲子《望江南》

  二

  先生治学具有极为广博宏通的视野。在《我和敦煌学》一文中先生自述治敦煌学之取向说:“我一向认为敦煌石窟所出的经卷文物,不过是历史上的补充资料,我的研究无暇对某一件资料做详细的描写比勘……我喜欢运用贯通的文化史方法,利用它们作为辅助的史料,指出它在历史某一问题上关键性的意义,这是我的着眼点与他人不同的地方。”正如姜伯勤先生指出的,饶先生对敦煌学的研究涉及佛教史、道教史、祆教史、天文史、书法史、画史、经学史、文学史、中外关系史、音乐史等多个领域,治学领域之广泛,在当代学者中堪称独步。

  即使在对单一课题的研究中,先生也是贯通了多方面的内容。譬如先生对敦煌画